倘若不曾有過那般驚奇的過去,又怎能如心拾得禪雲的菩提。面對離別,我時而有一種懷想,幸而我尚存有暖息,還自持對文字的一份餘溫,對友情的一份珍惜,從未離去。那麼,我並未因甚而忘初心,失了自我。

不因經歷過痛苦就失去快樂,不因經歷過哭泣就失去歡笑,不因被傷害過就不相信愛情,不因被離棄過就不相信美好,不因走過失意的風傷悲的雨,就變得清冷而拒絕一切,塵封自己,那是在與自己過不去。我願遇見溫柔,如初。我依然相信一切的美好,依然。

許多時候,你眼中的人是否美麗,決定於你心中是否有意。你若歡喜,他縱布衣粗茶,恬居草野,那也是一闕不施粉黛總相宜的宋詞。若不入心,即便華錦盛冠傾城色,亦是一場寂寞的傳奇。因人而說“情人眼裏出西施”,大抵如此。

倘若歲月不曾改,我依舊一支素筆寫就一場盛事,故事會否有不同的結局?光陰悠悠,居然連一些人的樣子都依稀忘記,偶然再見傷害過自己的人,記憶漸次模糊,一笑,便如煙雲。相信吧,所過不去的坎、忘不掉的人、割不舍的情,都會一一成為過去,僅僅時間早晚的問題。

生命多嬌,有葉落的蕭瑟,也有花開的嫣然,有愛你的人為你護航,亦有厭你的人教你堅強。如此,方才算完整吧。那麼大可不必為落紅成泥而傷懷,低入塵埃,才能相約下一個花期,開出花來。萬物有它的宿命,我只需一顆豔俗之心,素心花對素心人,於陌上,莞爾,輕吟。

儘管我們的一生或多或少都會經歷信任與欺騙、愛恨與情愁、呵護與辜負,但內心依然要保持自己的善良與仁愛,即使身處逆境與誤解,也不應缺失愛與正義。只有心存善良的人,最終才能收穫幸福。

男人,記得要平衡壓力與動力,把煩惱當成成熟的磨練,把問題視作成功的考驗,把幸福與責任穩於胸前,且行且珍惜短短人生數十年。女人,記得要善良要溫柔,要打理好自己的生活,愛人愛己,不悲天憫人,不傷害他人,做一個水做的女子,優雅自持,溫暖幸福。

人真的要懂得感恩,否則到頭來,善有善緣,漠有陌路,終是因果報應。別人能夠對你好,已是感激,怎還能奢求別人對你怎麼好呢?縱是別人曾經對你好過,也不應有記恨,也要銘記其中的美好。做一個善良有愛的人,你的幸福指數一定滿分。

有時候,你不喜歡一個人,不是他真的不好,而是他沒有給予你足夠的好。人心時常就是這麼感性,喜歡一個人,他的缺點也會是優點,討厭一個人,他的優點也成了缺點。縱你大愛,也不可能對全世界都好,所以,這個世上,總有愛你的人和厭你的人,而你的心則需一層過濾網,美好的瞬間留住,不悅心的人事,過眼即忘。

人與人的緣,有時候在於第一印象,這印象絕非限於外觀,而是一種感覺。第一印象好的,你會產生莫名的好感,若對方某天脫離了你的好感,你的心會有落差而覺失望,也許是他本就沒你想像中的好,也許是你期望偏高。相視或擦肩,往往就在人群中那一眼。

所謂善良,並非一定是大愛人間,但至少,不主動去傷害他人,就是最基本的善良。所謂溫柔,並非一定是小鳥依人,但至少,不擅自去騷擾別人,就是最靜好的溫柔。所謂優雅,並非一定是天生麗質,但至少,保持一顆美麗的心,就是最迷人的優雅。所謂自愛,並非就是掛在嘴上的“愛自己”,那至少,珍重身體,快樂心情,就是真正在愛自己!

人越年長,就會越多地選擇和舒服的人相處。沒有大悲大喜,沒有患得患失,只是一種安心,能讓心開出花來。太相愛的人是不適合終老的,因為愛得虐心,愛得轟轟烈烈,是無法歸於平淡的。時不時總會鬧出點事兒來,虐著,愛著,時間久了,不過是兩敗俱傷。錯愛,是會傷人的。因而我相信,能甘於平淡的人,一定也能經得起風雨。那個時光裏給我愛給我暖給我平凡相依的人,才是對的人。曾經的付出和相處,只是生命賦予我的經歷罷了。

經歷過後,才會漸漸感悟生活。繁華落盡,心終於得以平靜。雲水禪心,亦非一朝一夕,而是歷盡愛與痛的洗禮,蛻變成的菩提。煙火人間,靜心悟禪,心緩緩開成了一朵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