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拒譴責辱華政客 平機會縱容歧視

Le 5 juin 2017, 11:24 dans Humeurs 0

「曹操都有知心友,關公亦有對頭人」。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遊蕙禎去年在立法會宣誓時公然辱華,涉及種族歧視,但莫名其妙的是,以反歧視為主旨的平機會接獲有關投訴後不跟進、不作為,甚至連正式的譴責聲明都欠奉,何止令人失望,簡直助紂為虐!

去年十月,梁遊在立法會宣誓時公然宣獨,除了展示「香港不是中國」的港獨標語,更故意將英文中的「中國」讀成「支那」,激起全球華人的憤怒,曾為保家衞國流汗又流血的抗日老兵更是怒不可遏,向平機會投訴梁遊涉及種族中傷,不料平機會以諮詢過法律意見為藉口,決定不作進一步調查。平機會主席陳章明早前撰文談及種族共融時,雖然談及有關事件,但全文未提及梁遊兩人的名字,更聲稱將「中國」讀成「支那」並未構成「歧視」,公然為梁遊開脫。人們不禁想問,如果學著當年日本「皇軍」口脗辱罵中國人都不構成種族歧視,甚麼才算歧視?

如果說沉默等於默認,那麼平機會對梁遊辱華事件諱莫如深,不置一詞,顯然就是認同甚至縱容其辱華行徑。平機會內部人士更爆料,平機會原來準備發表一篇新聞稿公開譴責梁遊的言論,並向老兵們提供了新聞稿的副本作證,不料陳章明突然改變主意,令這份新聞稿至今無出頭之日。是可忍,孰不可忍!此舉不僅激怒老兵,連平機會內部人士也不齒其作為,發起聯署投訴陳章明處事不公。正如有立法會議員指出,平機會作為法定機構,主席身為領取公帑人士,不應對梁遊事件「不作聲,不作為」,即使平機會內部意見不同,起碼應提交平機會大會討論,集思廣益,而不是獨斷專橫,私下抽起新聞稿了事。

其實,梁遊辱華彰彰明甚,小學生都能明辨是非,平機會更應該有自己的獨立判斷,絕對不能事事以諮詢法律意見為擋箭牌。梁遊辱華風波發生後,立法會亦曾諮詢法律意見,認為應給予兩人再次宣誓的機會,但結果大家有目共睹,事件引發全國人大釋法,梁遊不僅失去再次宣誓機會,更失去議員資格,港獨受重挫,連帶立法會淪為被告並被法庭判決敗訴。如果說,人大釋法之前平機會就是否法律上跟進有所疑問,已是政治上不敏感,犯糊塗,那麼人大釋法之後,平機會依然如故,很明顯這已不是法律觀點的問題,而是平機會及主席陳章明在涉及港獨的大是大非問題上,公然同中央唱反調,同主流民意背道而馳。

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,梁遊等小學雞政客不可怕,可怕的是港獨理念在社會上已有深厚的土壤,甚至在建製內部亦不乏同情及支持者,平機會暗中縱容港獨政客的辱華言行,顯然並非孤立現象。中央反對港獨,反對辱華,反對有人藉「兩製」對抗「一國」,偏偏港府法定機構不配合,或不理不睬,或陽奉陰違,港府內部充斥無間道,這正是香港回歸二十年,社會亂象紛呈、人心愈行愈遠的根源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orientaldaily.on.cc/cnt/news/20170529/00186_001.html

 

友情的一份珍惜

Le 5 juin 2017, 11:23 dans Humeurs 0

倘若不曾有過那般驚奇的過去,又怎能如心拾得禪雲的菩提。面對離別,我時而有一種懷想,幸而我尚存有暖息,還自持對文字的一份餘溫,對友情的一份珍惜,從未離去。那麼,我並未因甚而忘初心,失了自我。

不因經歷過痛苦就失去快樂,不因經歷過哭泣就失去歡笑,不因被傷害過就不相信愛情,不因被離棄過就不相信美好,不因走過失意的風傷悲的雨,就變得清冷而拒絕一切,塵封自己,那是在與自己過不去。我願遇見溫柔,如初。我依然相信一切的美好,依然。

許多時候,你眼中的人是否美麗,決定於你心中是否有意。你若歡喜,他縱布衣粗茶,恬居草野,那也是一闕不施粉黛總相宜的宋詞。若不入心,即便華錦盛冠傾城色,亦是一場寂寞的傳奇。因人而說“情人眼裏出西施”,大抵如此。

倘若歲月不曾改,我依舊一支素筆寫就一場盛事,故事會否有不同的結局?光陰悠悠,居然連一些人的樣子都依稀忘記,偶然再見傷害過自己的人,記憶漸次模糊,一笑,便如煙雲。相信吧,所過不去的坎、忘不掉的人、割不舍的情,都會一一成為過去,僅僅時間早晚的問題。

生命多嬌,有葉落的蕭瑟,也有花開的嫣然,有愛你的人為你護航,亦有厭你的人教你堅強。如此,方才算完整吧。那麼大可不必為落紅成泥而傷懷,低入塵埃,才能相約下一個花期,開出花來。萬物有它的宿命,我只需一顆豔俗之心,素心花對素心人,於陌上,莞爾,輕吟。

儘管我們的一生或多或少都會經歷信任與欺騙、愛恨與情愁、呵護與辜負,但內心依然要保持自己的善良與仁愛,即使身處逆境與誤解,也不應缺失愛與正義。只有心存善良的人,最終才能收穫幸福。

男人,記得要平衡壓力與動力,把煩惱當成成熟的磨練,把問題視作成功的考驗,把幸福與責任穩於胸前,且行且珍惜短短人生數十年。女人,記得要善良要溫柔,要打理好自己的生活,愛人愛己,不悲天憫人,不傷害他人,做一個水做的女子,優雅自持,溫暖幸福。

人真的要懂得感恩,否則到頭來,善有善緣,漠有陌路,終是因果報應。別人能夠對你好,已是感激,怎還能奢求別人對你怎麼好呢?縱是別人曾經對你好過,也不應有記恨,也要銘記其中的美好。做一個善良有愛的人,你的幸福指數一定滿分。

有時候,你不喜歡一個人,不是他真的不好,而是他沒有給予你足夠的好。人心時常就是這麼感性,喜歡一個人,他的缺點也會是優點,討厭一個人,他的優點也成了缺點。縱你大愛,也不可能對全世界都好,所以,這個世上,總有愛你的人和厭你的人,而你的心則需一層過濾網,美好的瞬間留住,不悅心的人事,過眼即忘。

人與人的緣,有時候在於第一印象,這印象絕非限於外觀,而是一種感覺。第一印象好的,你會產生莫名的好感,若對方某天脫離了你的好感,你的心會有落差而覺失望,也許是他本就沒你想像中的好,也許是你期望偏高。相視或擦肩,往往就在人群中那一眼。

所謂善良,並非一定是大愛人間,但至少,不主動去傷害他人,就是最基本的善良。所謂溫柔,並非一定是小鳥依人,但至少,不擅自去騷擾別人,就是最靜好的溫柔。所謂優雅,並非一定是天生麗質,但至少,保持一顆美麗的心,就是最迷人的優雅。所謂自愛,並非就是掛在嘴上的“愛自己”,那至少,珍重身體,快樂心情,就是真正在愛自己!

人越年長,就會越多地選擇和舒服的人相處。沒有大悲大喜,沒有患得患失,只是一種安心,能讓心開出花來。太相愛的人是不適合終老的,因為愛得虐心,愛得轟轟烈烈,是無法歸於平淡的。時不時總會鬧出點事兒來,虐著,愛著,時間久了,不過是兩敗俱傷。錯愛,是會傷人的。因而我相信,能甘於平淡的人,一定也能經得起風雨。那個時光裏給我愛給我暖給我平凡相依的人,才是對的人。曾經的付出和相處,只是生命賦予我的經歷罷了。

經歷過後,才會漸漸感悟生活。繁華落盡,心終於得以平靜。雲水禪心,亦非一朝一夕,而是歷盡愛與痛的洗禮,蛻變成的菩提。煙火人間,靜心悟禪,心緩緩開成了一朵蓮。

 

月夜

Le 31 mars 2017, 08:06 dans Humeurs 0

 

 昨夜,月光不白,很蒼老,蒼老了一夜。不過這大腸癌口服標靶藥朦朧的月夜,倒也沒有那麼多閒心的散人去戶外賞月了。

早春的寒氣還沒有消盡。傍晚時分,刮起的轉頭風,夾帶的塵沙灰埃還很大,塗抹了月的臉,盜走了月光的皎白,灰濛濛地;馬路上路燈很昏暗,人影在這寒風中,如瘦老的步子,忽明忽暗地模糊起來了,仿佛與月光一起蒼老,而沉到那個蒼老的影子,消隱在灰濛濛裏;地面上,時不時有落葉在打旋,仿佛如落者尋覓一個歸處,安頓一下飄浮已久的心事。

我習慣在燈下看書,看得也不知書上的更時,更不知窗外的月色了。偶兒,擇手翻到朱老先生的《荷塘月光》一文,方才想起今晚的月了。我該到外面走走,說不到是賞月,可也算是賞了,想賞一賞我剛讀到的月光之文感。

月光很薄,薄得如蠶絲織的紗,紗粘在身上,很輕很輕。不過,這時最大的感覺,是掉進了一個毒蜘蛛織的網,一個看不見的毒蟲,毒了眼睛的視線,視線開始模糊了。模糊起模糊的影子,從四面八方撲來,我如懸吊在這朦朧的月夜上的網,拚命地掙脫,掙脫那地面上浮動著的枯枝黑影的恐嚇。

忽然間,我仿佛掉進一個朦朧的夢中,夢很不明,夢很蒼白,也很朦朧。不過,我也很新鮮,也很真切,夢如這月光的蒼老一樣在沉重,在沉重的蒼老中,朦朧地落在我的腳下。我記起來了,記得是一個好的故事,很好好的故事。

有一棵老樹,老樹的葉子打著原始高濃度碳酸面膜的繩結,繩子的結處,都開著花,開了多少年,開了多少季輪?我不太清楚,但我知道它在這裏開花。花有桃紅、花有梨白。

它經常默默地說著話,對北風的刮骨說話,對地面上的枯葉說話,對灰塵飛揚的影子說話,對殺害天空太陽的黑雲說話,對拿著冰刀的冰霜說話。說得很淒涼,很悲泣,流出了樹心的燈的血,每當這流出的血飄到了天空,就變成了天花,它開花了。

老樹下,有一堆荒草,荒草有幾堆?我說不出來,我真的說不出來。不過荒草裏有石碑,石碑的正面文字,好像是雕刻進去的,有幾條圖案;是的有圖案,很清很清,寫著草書,我不太懂。我懂的只是這荒草堆石碑的背面圖紋,背面沒有字,只有一個圖,是紋身的,是黑色的,有毒牙的黑旗標識。

再看,聽到一起叫喊:你看到了我們的靈魂了,快把你的頭顱拿來。

你看那個老樹站在我們面前,就快讓我們吃掉了,我們要吃靈魂的桃子,吃葉子上的瞳孔,吃葉心的太陽。

我嚇了一跳,撒腳就跑。

逃出了這朦朧的月夜的夢,逃出了碳酸美容保養這朦朧的月夜的故事,逃出了粘在身上的毒蜘蛛的網,我回到了屋子,又坐在燈下,靜靜地,靜靜地看起書來。

月光不白,很蒼老,蒼老了一夜。不過這朦朧的月夜,我倒也有那麼多的閒心,在種樹的燈下,再次賞一賞月中的皎白,賞一賞書頁中夾著的桃梨顏彩。

Voir la suite ≫